为什么要坚决抵制“军队非党化、非政治化”和“军队国家化”等错误政治观点?

《决定》指出:“全面贯彻政治建军各项要求,突出抓好军魂培育,发扬优良传统,传承红色基因,坚决抵制‘军队非党化、非政治化’和‘军队国家化’等错误政治观点。”要铸牢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这个军魂,必须廓清错误政治观点的迷雾,划清是非界限,站稳政治立场。

要不要坚持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,始终是我们同各种敌对势力斗争的一个焦点。敌对势力极力鼓吹“军队非党化、非政治化”和“军队国家化”,其险恶用心是妄图动摇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,把军队从党的旗帜下拉出去,搞垮搞乱社会主义中国。

马克思主义认为,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,人类有史以来的一切国家都是阶级的国家,国家的实质是阶级专政,国家是有组织的暴力;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,本质上是经济利益的斗争;政党是代表一定阶级、阶层或社会集团并为其根本利益而斗争的政治组织,是政治斗争发展到一定阶段才出现的;军队是国家政权的主要成分,是一种暴力工具。在政党政治条件下,军队总是为一定阶级及其政党实现政治目的服务的,必须从属于一定的阶级及其政党。而“军队非党化、非政治化”和“军队国家化”的论调,歪曲和割裂了政党、政治、国家和军队之间的必然联系,在理论上是荒谬的,在实践上是站不住脚的。

“军队非党化、非政治化”,主要是鼓吹军队不为某一政党所有,军队应保持政治中立,不干预政治,不介入党派政治斗争等。这种论调,掩盖了军队为阶级及其政党服务、为政治服务的本质,是极其伪善和错误的。在实行两党制或多党制的资本主义国家,在表面上看貌似是“军队非党化、非政治化”的,但实际上无论哪个政党上台执政,其军队的最高统帅都是资产阶级政党的领袖人物,军队不可能真正脱离政党的领导,也不可能超然于政党政治之外。列宁曾一针见血地指出,“军队不可能而且也不应当保持中立。使军队不问政治,这是资产阶级和沙皇政府的伪善的奴仆们的口号,实际上他们一向都把军队拖入反动的政治中”。因此,根本就没有所谓脱离政党、不为政治服务的军队。

“军队国家化”实际上是“军队非党化、非政治化”的一个变种,主要是鼓吹军队只能效忠于国家,不能听命于某个党派。此种论调,同样掩盖了国家的阶级本质,带有很大的欺骗性、迷惑性。阶级通过政党来代表,国家通过政党来执政,军队也必须由政党来领导。军队不可能只与抽象的国家发生联系,而与阶级和政党不发生联系。一些国家标榜自己是超阶级的全民的国家,军队是超党派、超政治的军队,实际上他们的国家是维护统治阶级统治的工具,他们的军队从未脱离资产阶级的领导,抽象的、纯粹的国家化军队是不存在的,是幻想出来忽悠人、欺骗人的。忽略军队的政党属性、阶级属性,把军队的国家属性绝对化,是一种偷梁换柱、以偏概全的障眼法。

作为党缔造和领导的人民军队,从来都不讳言自己的政治属性,公开承认自己是执行党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。我们党和军队除了国家、人民利益外,没有任何自身特殊的利益。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制度,与党的领导和经济、政治、文化、社会、生态文明、外事等各方面制度,共同构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,并且是其中不可或缺的坚强支柱。否定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,改变人民军队的性质、宗旨、本色,必然会动摇党的执政地位,动摇社会主义大厦的根基。习近平主席深刻指出,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不能有丝毫差池,否则就要犯历史性错误;在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这个问题上,我们要坚定不移,时时刻刻做工作,经年累月抓落实,什么时候都放松不得!我们要坚决贯彻习近平主席指示要求,认清敌对势力的险恶用心,态度鲜明、理直气壮地批驳错误政治观点,始终保持理论上的清醒和政治上的坚定,着力提高坚持党对人民军队绝对领导的政治自觉和实际能力,真正做到“炼就金刚身,不怕百毒侵”。

责任编辑:张宁宁